富二代国内app黄

;r /

竹兰等昌廉回来问,“前院的人都走了吗?”;r /

;r /

昌廉站在桌子旁,见娘只写了几个字就停笔了,收回目光,“已经走了。”;r /

;r /

竹兰道“你去叫你爹回来,就说我有事找他。”;r /

;r /

“娘,信呢?”;r /

;r /

竹兰摆手,“信的事不着急。”;r /

;r /

昌廉觉得后背有些凉,他有不好的预感!;r /

破洞牛仔裤少女背亮黄书包外拍

;r /

周书仁是带着银票子回来的,“找我什么事?”;r /

;r /

竹兰示意周书仁关门,等门关上了,竹兰道“昌廉回不去了,我们都忘了昌廉进京也是拜师父的,你看江茗的师父能人一个,你能不能说服他一起去礼州城,也好成为你的帮手。”;r /

;r /

周书仁摸着胡子想了想,礼州城就是烂摊子,他的确需要帮手,竹兰的提议帮了他大忙了,亲了竹兰一口,“我去写贴子给江茗。”;r /

;r /

竹兰弯着眼睛看着周书仁风风火火的走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有活力呢,以前小心翼翼的,依旧太压抑了,她也充满了活力,礼州城啊,正是因为烂摊子一个,所以宅子铺子土地都便宜呢!;r /

;r /

她想到了武春的宅子才二百两,唔,她去礼州城也有很多的事要干呢,废城变富城很有挑战了。;r /

;r /

竹兰没再写信,只要周书仁说服了江茗的师父,她的意思,昌廉还是回老家的好,而且这回是回李家村的宅子,昌廉依旧有些浮躁,还是回老家静静心安心读书的好。;r /

;r /

竹兰放下笔,站起身去叫来了雪晗和李氏,嘱咐着二人,“这几天把行李都收拾妥当,把能带上的都带上,七日后,不对,应该是六日后我们出发去礼州城。”;r /

;r /

李氏和雪晗愣了下,她们的想法也是应该先回老家祭祖的,只是李氏更听话,也不问为什么,心里想着只要爹娘带着他们大房就好,“娘,我这就回去收拾。”;r /

;r /

竹兰喊着李氏,“先别急着走,听我把话说完,这座宅子已经卖了,你们把收拾出来带不走的东西,这几天都送到西城的宅子里去。”;r /

;r /

新买的两座宅子,竹兰从来没瞒着过,家里都知道。;r /

;r /

李氏是急性子,急冲冲的走了,雪晗留了下来,“娘,我有什么能帮上您的吗?”;r /

;r /

竹兰笑着,“你帮娘照顾好明腾和玉露就行,你嫂子心粗的很,这些天她是顾不上两个孩子了。”;r /

;r /

雪晗一想到自己还是太小了,要是再大一些,她就能帮上娘了,她看到桌子上娘写的单子了,咬着嘴角,“嗯。”;r /

;r /

竹兰摸了摸雪晗的头发,“娘不是不放心你帮忙,只是礼州城情况特殊,娘要亲自置办。”;r /

;r /

雪晗扑倒娘的怀里,“娘,您和爹辛苦了。”;r /

;r /

竹兰心里想着,还是闺女好啊,她和周书仁为周家忙前忙后的,虽然本意是为了让自己在古代活的更好,可周家的子女都是受益的,只有两个闺女心细和他们说辛苦了,闺女的确是贴心小棉袄。;r /

;r /

竹兰拍了拍雪晗的背,“回去收拾行李吧!”;r /

;r /

这丫头的东西真不少,自从来京城后,咳咳,她的手里有银子了,她就没控制过手,衣服首饰都没少买,还不只是给自己买,家都有份的。;r /

;r /

雪晗出去了,周老大回来了,杨竹木道“我听昌礼说了,妹夫成了礼州城的知州?这是真的?”;r /

;r /

昨个他吃了晚饭就回西城宅子了,本来今早要过来的,只是他订的箱子今个送上门,他才在宅子等着的,没想到,大外甥告诉他妹夫成了礼州城知州!;r /

;r /

这真是太好了,他不仅是对妹夫的能力信任,还因杨家日后要扎根在礼州城了,妹夫是知州,不仅对武春好,对杨家也好。;r /

;r /

竹兰道“的确是礼州城的知州,大哥,我们时间紧,你置办过东西有经验,这几天麻烦大哥带着老大帮我们家置办去礼州城的东西了。”;r /

;r /

杨竹木拍着手,“你放心,大哥一定帮你置办妥了。”;r /

;r /

竹兰松了一大口气,幸好大哥在,真是帮了她大忙了。;r /

;r /

下午,竹兰带着雪晗去了成衣铺子,给自己和周书仁买了几身符合身份的衣服,她和周书仁日后应酬不会少的,人靠衣装马靠鞍,他们穿的不寒酸能避免不少麻烦的。;r /

;r /

至于家里的其他人,不好意思了,竹兰刚丢了三座宅子,她是真舍不得都买成衣,杏花的针线活不错,买了料子回去,让杏花做就行了,反正不急着穿,慢慢做就行。;r /

;r /

随后又去首饰铺子,她真的很喜欢额坠的,只是她是奶奶辈的了,漂亮的额坠带不了,只能买了给雪晗带的。;r /

;r /

一整天,竹兰和周书仁都在忙,吴鸣都在为启程做准备。;r /

;r /

晚上休息的时候,竹兰问,“你给武春写信了吗?”;r /

;r /

周书仁坐起身,“写了,让他在礼州城帮忙置办宅子,信件已经送出去了。”;r /

;r /

“那就好。”;r /

;r /

只是武春的赏银基本都花了,这回又该借银子了。;r /

;r /

周书仁道“明日我们一起去江府,礼物都准备好了吗?”;r /

;r /

“都准备妥当了。”;r /

;r /

周书仁又把今日干的事在心里过来一遍,确认没遗漏的,才安心的躺下,“睡吧,明日要早起。”;r /

;r /

竹兰嗯了一声,她也的确累了。;r /

;r /

次日一早,吃过早饭,竹兰和周书仁带着雪晗和昌廉去江府了。;r /

;r /

这次身份不同了,雪晗是官家小姐了,竹兰也不怕闺女被难为了。;r /

;r /

江府的宅子不在西城,宅子在西北城交界处,宅子是三进的,看着满气派的,江董氏去年就回京城了,只是男主人不在家,江董氏闭门谢客,竹兰送了礼并未亲自登门。;r /

;r /

这还是第一次来江府。;r /

;r /

周书仁带着昌廉去见江茗,竹兰和闺女跟着婆子去后院。;r /

;r /

江董氏在厅内等着,心里十分的复杂,第二次见面,妹妹的婆婆和她一样是宜人了,想到相公的话,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才河西,这周家起来的实在是太快了,也不知道皇上怎么想的,上来就给从五品官职!;r /

;r /

至于什么礼州城不是好地方,相公却不这么想,相公十分看好周大人呢,现在都是周大人了。;r /

;r /

江董氏不管心里在复杂,这回不能坐着等杨氏见礼了,她们都是宜人,见杨氏进来紧忙起身相迎,“婶婶来了,快里边请。”;r /

;r /

;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