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香蕉直播app免费下载

没有了外人,帕特里克·罗比也不再掩饰自己的情绪,带着几分烦躁的向陈耕问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您之前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陈耕微微一笑,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向帕特里克·罗比问道:“罗比先生,您、或者说江森自控,有没有研究过东瀛的企业生产企业与汽车零配件企业之间的的关系?”

“江森自控不需要研究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帕特里克·罗比一脸傲然、同时又有些不耐烦:“费尔南德斯先生,您到底是想要说什么?”

是的,帕特里克·罗比知道陈耕和自己说的这个一定很重要,但他完不知道陈耕是什么意思,至于原因么,江森自控是真的没有研究过东瀛汽车生产企业与汽车零配件生产企业之间的关系,对于东瀛,美国人从来就没正眼看过……除了需要剪羊毛的时候。

陈耕也不卖关子了,直接说道:“我的意思是,我认为我们之间的关系需要重新调整和设定。”

“Excuse ?”帕特里克·罗比两手一摊,他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晕:“我们现在的合作模式有什么问题?”

陈耕耸耸肩:“没什么问题,一定要说有问题的话,就是为了保证AMC自己的利益,在与包括江森自控在内的供应商谈合作的时候,我们一定会尽己所能压低供应商的利润。”

“……”

帕特里克·罗比再次摊开手,耸耸肩:“这有什么问题吗?虽然你们在拼命压价,但如果价格低到某个程度,我们也不会答应。”

对于这个混蛋的眼高于顶,陈耕终于有些不耐烦了,他的表情终于冷了下来:“罗比先生,我需要提醒你一点,你只是江森自控负责汽车领域业务的副总裁,而我,是AMC汽车的老板,我之所以会跟你谈,是因为我需要你帮我将我的意思传达给你的老板,而不是让你代替你的老板做决定……如果你继续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我不介意直接和你的老板谈。”

望着陈耕陡然间变的锐利的眼神,帕特里克·罗比感觉自己仿佛被一把枪指住了脑袋,心猛然收紧了:他没跟自己开玩笑!

也是这一刻,帕特里克·罗比才真正意识到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自己是在跟谁说话!

气质忧郁女孩光滑裸背白皙藕臂纤细美腿写真图片

就像是费尔南德斯刚刚说过的那样,自己不过是个高级打工仔而已,而对方,则是江森自控合作伙伴的老板,他肯跟自己谈,已经是给了自己莫大的面子,一旦费尔南德斯先生觉得不耐烦了,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帕特里克·罗比用脚趾甲都能想的出来。

“非常的抱歉费尔南德斯先生,”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在跟谁对话之后,帕特里克·罗比二话不说,毫不犹豫的怂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陈耕举起手,意思是就到此为止:“我希望用一种更加长期的、更加互信的、能够让AMC与江森自控更能互利共赢的合作模式来取代现在这种以价格为驱动要素的合作模式,简单的说,我希望能够AMC汽车与江森自控以交叉持股的模式,建立起一种更高的信任和长期的合作关系……”

……………………

毫无疑问的,帕特里克·罗比带回来的消息,让整个江森自控的管理层都要炸了……

“费尔南德斯那个消息的意思,是让AMC与我们江森自控交叉持股?!”

“是的先生,”帕特里克·罗比低着头,不敢看自己面前的一众股东们:“这就是费尔南德斯先生的意思……”

“开什么玩笑?!”

还没等帕特里克·罗比说完,其中一位股东就大声的叫嚷道:“我们江森自控是球五百强企业,我们在球五百强当中位列中游,他们AMC算是个什么东西?能排进球前1000名吗?想要和我们交叉持股?那个该死的黄皮……费尔南德斯算是什么东西?!”

总算考虑到了对方是一位比自己有钱的都的亿万富豪,而且现在是公开场合,那位明显对陈耕的肤色有意见的股东生生的把想要说的话给憋了回去——其实憋不憋回去都没多大的意思,现场的,有一位算一位,谁不知道这个股东说了半截的话是什么意思?

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董事长、同时也是江森自控最大股东江森家族的家主、江森自控的创立者沃伦·江森的孙子:杰夫·江森,忽然开口了:“帕特里克,费尔南德斯先生是怎么说的?他要求交叉持股的比例多少?”

什么?!

刚刚还对陈耕打死嘲讽的那位股东,听到杰夫·江森的话,差点儿咬到自己的舌头:开什么玩笑?!江森先生这是真的对这个提议动心了,真的打算与AMC汽车交叉持股?

这怎么可以?!

可张了张嘴,他又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和拥有江森自控超过15%股份、45%投票权的江森家族相比,只有不到3%股份的自己,实在是没什么发言权。

帕特里克·罗比心里头也是惊讶的不行,可当着大老板的面,他必须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而且绝对不能在传达费尔南德斯·陈的话的过程中出现了任何歪曲的意思:“费尔南德斯先生说,他并不要求具体的持股比例,这种交叉持股只是为了加强两家公司的互信,实现信息的共享、提高效率、降低交易和管理的成本,实现更多的心思交流,所以费尔南德斯先生的意思是,交叉持股的比例控制在3%以下就好。

嗯,费尔南德斯先生好说,考虑到他只是拿他旗下的AMC汽车出来与江森自控合作,江森自控也只需要用企业方面的业务来实现与AMC的交叉持股,并且他可以承诺不干涉江森自控的运营和管理。

哦,对了,费尔南德斯先生说了,如果他认为江森自控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他会提出建议。”

听帕特里克·罗比说完,姐夫·江森终于缓缓地点了点头:“用AMC汽车的股份与我们的汽车业务进行交叉持股?倒也公平;不干涉我们的运营和管理?看来费尔南德斯先生倒是真心打算与我们合作的。”

杰夫·江森的话博得了董事会上多位股东的赞同,确实,是否与AMC汽车交叉是一回事,但只看费尔南德斯·陈提出来的“低持股比例”和“不干涉公司运营”这两条,就足以证明费尔南德斯·陈和AMC汽车确实是非常有合作诚意的。

“是否与AMC换股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么做对我们有什么好处?”杰夫·江森继续说道:“当然,费尔南德斯说的那些增加互信、实现信息共享、提高效率、降低交易是的成本这些好处,是切切实实的,但只是这些可不够……帕特里克,你似乎有话要说?”

之所以有最后这句话,是杰夫·江森看到帕特里克·罗比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说点什么。

“先生,”帕特里克·罗比一咬牙:“我想说的是,如果真的与AMC换股,可能对我们江森自控更有利一些,嗯,起码是对我们的汽车业务更有利一些。”

与AMC那个破落户换股,竟然是对江森自控更有利?帕特里克·罗比这番话一出口,好几位股东都笑了起来,刚刚那个有种族歧视嫌疑的笑的声音尤其大:“哈哈哈哈……与AMC交叉持股对江森自控更有好处?哈哈哈哈……这是我这些日子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哈哈哈哈……”

杰夫·江森却没有笑,而是饶有兴致的向帕特里克·罗比问道:“哦?为什么这么说?”

“我个人比较看好AMC的未来,”话已经出了口,也没办法再收回去,相比于刚刚的紧张,帕特里克·罗比这会儿反倒是放松了许多,迎着杰夫·江森带着几分惊讶的目光,帕特里克·罗比反倒是侃侃而谈起来:“之所以看好AMC的未来,首先是因为费尔南德斯先生这个人,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个出色的汽车设计师,为AMC设计了多款在我看来一定会在市场上火爆的产品,也不仅仅是他请来了杰克·韦尔奇先生担任AMC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更重要的因素是,费尔南德斯先生本人。”

竟然是因为费尔南德斯·陈本人而看好AMC?虽然这听起来有点荒谬,但杰夫·江森的表情在不知不觉间严肃起来:“接着说下去。”

“我不知道在座的诸位认真研究过费尔南德斯先生没有,但在了解了费尔南德斯先生的过往的经历之后,在我看来,费尔南德斯先生简直是一位可以与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先生相媲美的商业奇才,他从事的行业跨度非常大,从报废车拆解到汽车改装和量产改装车生产,从二手车销售再到计算机……但这么大的跨度,他却总能成功,这本身就很神奇。

而今天,他简直是将美国几十家汽车零配件供应商玩弄于股掌之间……先生,您应该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这很难,非常非常的难。”

杰夫·江森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一阵沉默之后才缓缓开口:“是的,我非常清楚这意味着什么。”